<code id='o3qv5'><strong id='o3qv5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i id='o3qv5'><div id='o3qv5'><ins id='o3qv5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span id='o3qv5'></span><dl id='o3qv5'></dl>

        1. <tr id='o3qv5'><strong id='o3qv5'></strong><small id='o3qv5'></small><button id='o3qv5'></button><li id='o3qv5'><noscript id='o3qv5'><big id='o3qv5'></big><dt id='o3qv5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3qv5'><table id='o3qv5'><blockquote id='o3qv5'><tbody id='o3qv5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3qv5'></u><kbd id='o3qv5'><kbd id='o3qv5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fieldset id='o3qv5'></fieldset>

        3. <acronym id='o3qv5'><em id='o3qv5'></em><td id='o3qv5'><div id='o3qv5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3qv5'><big id='o3qv5'><big id='o3qv5'></big><legend id='o3qv5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ins id='o3qv5'></ins>
          <i id='o3qv5'></i>

          鑄劍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8
          • 来源:动漫视频网站_动漫性爱在线免费观看_动漫性侵视频

              1

              “季爺,這已經是第二具屍體瞭,同樣是被燒死的。”

              手下薛灼在想上次季剛報告著死亡現場的情形,不遠處仵作掀開蒙著死者面孔的白單子,露出已經燒灼成碳黑色的屍首,還有一些屍油從上面流出來,季剛皺著眉頭捂住鼻子。

              “季爺,知府大人有請!”

              季剛馬上跟著來人直奔知府大人所在的驛站,在門外突然瞧見另一夥人也到知府的館驛。遠遠瞧見,季剛低聲問旁邊的薛灼道:“前面那夥人裡面有個女人是誰?”

              薛灼低聲答道:“稟大人,聽說那人是為天子鑄劍的女法師。”

              “法師?”季剛不禁皺眉,“哪有法師鑄劍的道理?”

              正交談間,季剛已來到知府大人驛館門前。

              “季大人來得正好,我來介紹一下,這位便是為天子專門監管鑄劍的法師武靈先生。”

              知府為兩人互相作著引見,“武靈先生,這位便是京師錦衣衛統領季剛季大人,專門負責保證鑄劍的安全事項。”

              武靈瞧瞭季剛一眼,輕輕點瞭下頭;季剛也瞧瞭對方一眼,“這鑄劍之事就是鑄劍師的事情,哪有法師鑄劍的道理。”

              武靈聽出瞭季剛話中有話,拱瞭拱手道:“季大人這就孤陋寡聞瞭,殊不知這四靈劍可是與尋常寶劍所不能比,必要融合蒼龍、鳳凰、麒麟、玄龜四獸之靈氣凝結而成,必須要保持聖劍之靈氣不散,否則鑄劍不成,要等下次鑄劍之時,還要在等上十六年的時間。”

              季剛不以為然冷哼瞭一聲,“那現在因為鑄劍接連死瞭兩名鑄劍師,還要執意鑄劍,有這必要麼?”

              武靈搖頭道:“都說這並不是一把普通的寶劍,那可是一柄威震四方的神獸集結而成,是用來保證天下太平的象征。”

              季剛道:“天下太不太平,又豈是一柄破劍能左右的?”

              武靈也開始氣憤道:“請您不要再對聖劍出言不遜瞭,而且這些全部是您能管得瞭的,您隻需做好的是保證逐漸期間不要發生意外,可您反倒讓兩條鑄劍師的慘案發生在眼皮底下,難道這些不更應該是您需要關心的麼?”

              季剛逼近一步道:“你這是在指導我做事嗎?”

              知府大人見事不好,急忙起身攔阻,“誒,兩位,咱們都是在為天子做事,何至於大動肝火呢?”

              季剛大步走出驛館,薛灼在身後趕忙跟出來,季剛氣鼓鼓的罵道:“媽的,老子堂堂錦衣衛統領,竟千裡迢迢趕來這裡,配合一個娘們作甚麼鑄劍的破事。”

              薛灼在一旁勸道:“季爺息怒,您這還是不都是聖上的旨意麼,又何必因此跟一個神婆計較呢。眼下咱們的任務應該是查明鑄劍師的死因要緊。”

              季剛冷哼一聲,“哼,難道這些還要你來提醒我?”

              薛灼急忙躬身施禮道:“屬下不敢。”

              “放開我,你們這些該死的傢夥!”

              兩人正談話間,眼前闖過一夥衙役圍繞著一個老婆婆,老婆婆瘋瘋癲癲的樣子,頭發散亂,嘴裡胡言亂語的喊叫:“她來瞭,她來瞭,你們,你們全都得死。”

              季剛緊走兩步擠進人群,那瘋婆子在眾人推搡間跌坐在地上,突然指著季剛喊道:“你來瞭,就不要走啦,你也得死在這兒。”

              季剛皺著眉頭一臉晦氣,轉身抓住身邊一個衙役問道:“這瘋婆子是誰?”

              那人見季剛的官服,知道這人是京城來的大官,恭敬道:“她就是昨晚死掉的那個鑄劍師的母親,唯一的兒子今天死瞭,許是受瞭太大的打擊而徹底瘋掉瞭。”

              這時候知府大人不知何時走瞭過來,見此狀況喊道:“快快快,把這瘋老太太抓進大牢裡去。”

              瘋婆子便走邊喊:“她來瞭,阿秀,阿秀來瞭,我們都得死,一個也跑不瞭!”

              看著一眾遠去,季剛問身邊的薛灼:“你去打探一下,問問阿秀是誰,我去大牢裡看一下。”

              季剛說完跟著那群衙役去瞭大牢,那瘋婆子還在不停地哭喊著,季剛在牢門口就已聽到喊聲,卻還未見到那瘋婆子,先瞧見瞭法師武靈。

              季剛問:“你在這兒幹什麼?”

              武靈不屑道:“任何與鑄劍有關的事作為鑄劍法師的我都有權過問,怎麼?難道季大人要阻攔麼。”

              季剛忍住怒氣道:“不敢!”

              這時那瘋婆子突然抓住牢門,拼命搖著牢門呼喊著:“是阿秀的詛咒,這都是報復,她害死瞭我兒子,接下來你們一個個都跑不掉的。”

              武靈被嚇瞭一跳,但馬上恢復過來,冷冷道:“快叫她安靜點。”